{{ 'fb_in_app_browser_popup.desc' | translate }} {{ 'fb_in_app_browser_popup.copy_link' | translate }}

{{ 'in_app_browser_popup.desc' | translate }}

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The maximum number of items is 100, please adjust the quantity and purchase again

拜訪織田憲嗣教授 (上)

6/24這天下午,我們拜訪了心中的偶像織田憲嗣教授,過去透過閱讀他撰寫的書籍、舉辦的展覽、聆聽他的演講和在Oda Collection網站的介紹中認識他。他是一位洞察先機的開拓者,在丹麥家具最式微的時候開始他的收藏之路,從1972年的第一張椅子收藏開始,用他擔任廣告設計師的工作收入,一張一張一件一件的收集,為了達成為日本成立一間設計博物館的理想努力不懈。

終於到了要去拜訪織田教授的這一天了!那天早上我是這麼想著的!東川町的天空不時降下一陣一陣的雨,有點像忐忑的心情。與協助聯繫的裕子小姐約在Centpure(東川町複合交流施設),隨著約定時間接近,我一邊看著展覽,一邊想著要向織田教授請教哪些問題。日文對我是陌生的,為了讓會談更加順利,特別請旅居東川町多年的鄧小姐協助翻譯。裕子小姐如約定時間抵達,簡單交談後示意我們跟車前往,短短十分鐘車程,在一個滿是樹林的山丘之上,駛入一條小路之後,我們一行8人抵達目的地。

裕子小姐帶領我們走上階梯,門鈴響起,開門出來的是織田教授與夫人!他們和靄地帶領大家進入屋內,一段旋律從房內傳來,耳邊響起的是胡桃鉗組曲中的糖梅仙子之舞,彷彿是歡迎克拉拉來到了奇妙的糖果王國,滿室的北歐設計經典也在向我們招手!進入起居室,教授說大家可以自己找椅子坐不必客氣,面對這麼多選擇,一時反而不知該選擇哪一張椅子!片刻之後,教授帶領我們一一參觀這房子的各個空間,整體看來這不是一件很大的房子,但如先前影片內教授的自述,每一個空間在設計之初就已經考慮好相對應的家具,因此雖然物件很多,也不會擁擠,反而讓人有目不暇給的感覺,每一處都可以駐足細看。這個房子並非是設計的陳列館,而是充滿著生活感,物件的選擇與放置都有實際的功能考量,體現出織田教授所說的生活的博物館。

回到起居室,教授指引大家來到Børge Mogensen的圓桌旁邊,並讓我們從旁搬了幾張椅子過來坐下,面對這些名作,每個人無不小心翼翼的搬動它們。坐定之後,織田夫人從廚房陸續端出了一盤一盤的哈密瓜與茶水,眼前這碩大的哈密瓜看起來就讓人垂涎欲滴!織田教授說這是難得的夕張哈密瓜,並告訴大家它的難得之處。我們在德布西的月光樂聲中,一口一口品嚐著這柔而不糯、甜而不膩的珍饈,真是一個奇妙的時刻!

 

向大師提問

我首先向教授再次提起了十二年前他來台灣演講時我提問的第一個問題,經過了這麼多年,對我輩喜愛北歐設計的後進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呢?

他說最重要的還是不要連累家人!答案沒有改變!教授特別提起對夫人的感謝,這些年來他憑著一己之力全心投入北歐設計的研究與收藏 ,他並不是家財萬貫,而是日以繼夜地工作賺錢,以支持這項志業,這是他最感驕傲的,但也因此覺得對家人虧欠很多。

當年教授與丹麥設計大師們會面的情況?

他說第一次去丹麥是八零年代,當時北歐人對於日本人其實是很防備的,擔心他們會抄襲家具的設計。織田教授拿出了自己所做的研究資料給他們看,讓北歐人理解到遙遠的日本有人這樣認真的研究,又這麼熱愛著這些設計,之後與他們的溝通就無往不利了!織田教授曾經拜訪許多丹麥的設計師,像是Hans Wegner和Finn Juhl,他們對教授都非常親切,依教授的話來說,就像老朋友一樣,即使是傳說中相當嚴肅的Hans Wegner也不例外。除了設計師,教授也曾與許多家具工匠們會面,像是Soren Horn、Niels Roth Andersen、Ib Kofod Larsen(設計師)、Johannes Hansen和Poul Hansen...

最喜歡大師們的哪件作品?

提到Wegner,我詢問在他眾多的作品中織田教授最喜歡哪一件?思索片刻後,他回答:是熊椅!屋內就有一張熊椅,教授說因為它非常好坐,因此是夫人專屬的椅子,因為她最辛苦。那麽Finn Juhl呢?答案是45號椅!織田教授說,能夠坐在熊椅上欣賞45號椅,應該收藏者是最棒的享受!而Børge Mogensen的作品,他指著我們圍繞著的這張餐桌,那是瑞典廠Karl Andersson and Söner生產的Oresund圓桌,教授對於這張桌子的可延伸桌面的機構非常讚許。最後也問到Poul Kjærholm的作品,教授陷入思索後回答,這很難啊!他有50多張PK的作品,每件都很喜歡呢!

 

還有想收藏的作品嗎?

還有很多呢! 家具的源流往前還有許多作品值得收藏,往後的新設計也還有很多想收藏的。

對丹麥老設計重新生產的看法?

談到近年參與丹麥3daysofdesign,丹麥家具界讓眾多曾經停產的經典作品再度上市的風潮,織田教授表示這是一件好事。雖然有些人覺得老件比較好,但目前有更好的技術和膠可以幫助生產,讓作品更精準耐用,重點應該是認真用心地去製作,而不是粗製濫造的大量生產。

The Chair的Prototype的取得?

說著說著,聊到教授正在Centpure(東川町複合交流施設)的展覽-The ABC of Chairs中,其中有兩張Hans Wegner的The Chair的Prototype,我們好奇的詢問取得的過程?他起身去拿了一本2014年Bruun Rasmussen的拍賣目錄Wegner 100 years,當期拍賣有許多Wegner重要的作品,而教授也在這場拍賣取得了數件佳作,包含這兩張The Chair的Prototyp。翻閱過程中教授也和我們有著一樣的感慨,10年前的價格和今日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織田收藏Oda Collections的未來計畫?

對於許多家具迷最關心的是教授累積了一輩子地眾多收藏吧!先前從織田教授的資料中了解,他一直為了能在日本成立一個設計博物館而努力,30年前在Conde House的負責人長原實的引薦下,織田教授帶著他豐富的收藏由大阪移居北海道旭川。2002年他購買了這片森林,並在其中建築了他的居所(織田邸),將他喜歡的家具和器物陳列其中,希望未來將這間內外皆美的房子能變成一座生活設計博物館,讓大家不只看到物件,也能體會它們在生活中被使用的樣貌。也計畫未來可以在這塊土地的另一端,再建一座建築作為設計博物館,但很遺憾這個計畫將不會實現了。

明年他將移居札幌,織田邸將售出由一位年輕人接手,在重新布置後仍會作為一座生活設計博物館展出。而他所有的藏品包含超過8,000件物品,包括椅子、桌子、燈具、餐具、餐具,甚至玩具,還有收集的20,000份相關文件、書籍、照片、圖畫和其他材料,都交由東川町成為未來完成的設計博物館的收藏。

設計博物館的計畫他已經期待了30年,該計畫會由東川町政府負責執行,目前已經開始籌備的【KAGU設計博物館】,將結合織田教授的收藏和隈研吾的建築設計和產品設計,及IFDA旭川國際家具設計比賽和「隈研吾&東川町」KAGU設計比賽獲獎作品...,預計2025年開始動工(https://higashikawa-town.jp/kabunushi/project/detail/3)。

除了東川町家具設計博物館的計畫,目前ODA COLLECTION也正進行多檔展覽的策畫,包含:

➀6/29-9/16在東京汐留美術館舉辦的Poul Kjærholm的作品展Timeless Minimalism(ポール・ケアホルム展 時代を超えたミニマリズム)

➁明年12/2-1/28在丹麥Wegner家鄉Tønder附近,新成立的Museum Wegners Venner將舉辦一場盛大的Wegner的收藏展,光椅子就有169件,還有許多豐富的作品。

③規劃中-瑞典舉辦Arne Jacobsen的展覽

④規劃中-芬蘭Tapio Wirkkala的展覽

 

想在距離北歐7-8千公里遠的日本,有一位收藏家所收藏的質量和數量可能比原產地的博物館還要豐富,其收藏的廣度和深度,能夠將作品遠渡重洋的回到當地展出,而且不是一個展,而是很多不同主題的展出,真是太讓人驚奇讚嘆了。其實在2017年我們造訪旭川時,同時間在不同的展覽場域,就有5個不同主題的展覽,也都是織田教授的收藏品。

請問教授有甚麼是在台灣的我們可以協助的呢?

他回答:請寫信催促東川町政府告訴他們非常期待博物館的完成,請他們動作快一點。我想這是一位78歲的長者,等待了三十年的期盼!

另外,他也提到織田コレクション協力会 (ODA COLLECTION Organization)今年8月後也會有網站可以接受海外的小額捐助,請大家踴躍加入。

 

相關資訊

今年9月將開始募集的織田之友會募集https://odacollection.jp/supporter/

織田教授的收藏 https://higashikawa-bunnkazai-archive.jp/oda.html

織田邸的影片 https://odacollection.jp/features/residence-video/

 

>>拜訪織田憲嗣教授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