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The maximum number of items is 100, please adjust the quantity and purchase again

備受矚目的S椅爆抄襲! 
Andersen, Poul Kjærholm各路人馬匯集mobilla掀戰火?

2023/01/23 丹麥倉庫記者碗公 台灣報導

經典設計S椅於1967年由丹麥設計師Verner Panton透過Herman Miller AG推出,直至今日仍持續在全球各地銷售中。丹麥知名的家具雜誌mobilla於1967年八月的145期封面中,由編輯Svend Erik Møller撰文介紹「Verner Panton的S形椅」,接續著封面後,印有9頁的全版S椅宣傳照,夾著一張圓形圖卡,搭配約200字的評論。

Svend Erik Møller於專文結論中肯定:「這是一把結合優雅及便利的椅子,利用聚酯纖維本身結實的彈性,來勾勒出椅身的有機線條。這系列除了白色、黑色還有許多顏色,另外還能外加椅墊。除此之外,它們還可以推疊。

隔月的146期中,mobilla刊出由四篇針對評論「Verner Panton的S形椅」的回應。首先是設計師Axel Thygesen專文「評論、道德和一些其他的事」,文中提及了藝術家Guuar Aagaard Andersen及設計師Poul Kjærholm兩人各於1953和1954年皆已提出了相近的設計,而PK的作品更於mobilla 1963年的12月號上曝光過了。

同一期刊載了分別由藝術家Guuar Aagaard Andersen的專文「直線、曲線、直線」及設計師Poul Kjærholm的「為了大家好」,由兩位當事者對此直接做出回應。

而編輯Svend Erik Møller亦在146期的第四篇文章「關於椅子的一些夢想,還有事實」,回應道:「所以很遺憾的,我必須讓Axel Thygesen失望了,因為我並不打算在寫每份評論時,還得幫大家上一堂家具藝術設計史的課。

而mobilla在146期的文末也邀請更多關於「未來設計師在家具產業中所扮演的角色」的回應。

時隔兩個月,mobilla 的147-148期中收錄了關於此事件的多篇回應,包括:家具廠France & Son創辦者、工匠製造商協會前主席、家具製造商Fritz Hansens銷售經理、丹麥家具製造商協會主席和幾位設計師及藝術家的專文,對此各有觀點,立場不一。

從新品介紹到各方紛紛表明意見,未料到S椅的推出讓1967年幾期的mobilla熱鬧不少,而與抄襲相關的爭議更為這張經典名椅添上一層神秘面紗,究竟誰對誰錯,時至今日恐怕已說不清了。

mobilla NO.146 1967/09

這期設計師Axel Thygesen專文「評論、道德和一些其他的事」,文中針對S椅提到Guuar Aagaard Andersen和設計師Poul Kjærholm在1953和1954年就已經出現相似的設計,兩位設計師也對此做出回應。

當Panton著手時,還有其他正試著做出一體成形塑料椅的創作者,卻沒有得到相同的重視及迴響。 

他批評:「當一間國際製造商大張旗鼓行銷知名設計師的新作,加上連評論家都為之喝采的時候,大眾會把這樣的產品視為創新的設計也是很合理的。回過頭來說,問題便出在於那些為產品背書的評論家,他們自己心裡的那把尺了。」

-Axel Thygesen 設計師

曾有一次,我用養雞鐵網跟報紙做了模型。但一位朋友在試坐的時候,把椅子壓扁了。後來,當有人試著「善用」這項設計時,如同那張椅子一樣,我也給擊扁了。

-Aagaard Andersen 藝術家

我認為透過商業媒體報導建築師的設計跟草稿,令大眾有管道了解目前的趨勢進展,這是有價值的事。不過前提是這些被報導者都有藝術道德的時候 。

-Poul Kjærholm 家具設計師

mobilla 的回應

Svend Erik Møller

在抄襲的問題上,我抱有和Axel Thygesen相同開放的觀點,如果家具設計師試著在其他受矚目的設計師作品上變出不一樣的花樣,對我來說是完全沒問題的,我認為這是一種工作模式,像Poul Kjærholm就是這種模式的絕佳範例。 

mobilla

考量到這些問題與家具生產上的連帶重要性,而產業發展也勢必建構在更廣泛的研究基礎上,有鑑於此,對於「未來設計師在家具產業中所扮演的角色」這個問題,我們十分樂見更多不同面向的回應。

mobilla NO.147-148 1967/10-11

在mobilla的145期中我們介紹了由巴賽爾的Herman Miller 所生產的Verner Panton的新椅子。而後續導致Axel Thygesen, Gunnar Asgaard Andersen , Poul Kjærholm在146期中的回應,也因此有了以下的讀者來信。

作為mobilla的編輯之一,對於後來引起紛爭與不快那145期中所刊載的八頁,為什麼Aagaard Anderson先生沒有表示反對呢?

- Mr. C.W.F. France 丹麥家具廠France & Son 創辦者

如果我們能以一個更開放的眼界來看待建築師的權利,或許大家都能走在更寬廣、更自然地開拓的道路上。

 - Povl Christiansen 家具工匠和丹麥家具製造商協會前主席

如果一個未執行的想法已存在多年了,難道它不能成為別人在藝術或技術上的合法挑戰嗎?

 - Frederik Sieck 丹麥家具製造商Fritz Hansens Eft.部門銷售經理

技術已經進步到可以把過去發想的概念實現時,不應該用草圖與白日夢去限制這位設計師,而對於連設計師和生產都還尚不清楚的全新原料,更是如此。

 - Flemming Kilander 丹麥家具製造商協會主席

身為時代的象徵,Verner Panton設計了這張由Herman Miller生產的新椅子,而它的誕生大大地衝擊了我們。不該只因為多年來建築師們一直朝著相同目標努力,就對Panton兌現的想法投以惡意的眼光。

- Ken Muff Lassen 1970年代IKEA集團管理階層

看見這些人各自發表在這項設計的權利聲明中所展現的熱情,是令人心碎的。而讓人沮喪的是,在聲明裡並沒有讓人感受到他們在工作上不容妥協的態度,而給人一種打著夢想的崇高信念去包裝,實以貶低的拙劣糖衣。

 - Peter Karpf 建築師

我們必須瞭解自由主義所帶來的影響,它會不會引來強盜、小偷或嚴肅的批評者,又或者它涉及到的,是對其追求上的一種自我要求。我很難相信Svend Erik Møller會不同意產業中的品質和發展,很大程度取決於其中各個成員的獨立性和能力,而獨立性需要的是自由,伴隨藝術性的獨立創作所意味的是:自由吧!去表達自己,而不是別人

 - Kristian Vedel 建築師及工業設計總理

我們有設計師 – 藝術族群 – 鋪路的人們,但其中只有想法是好的 – 他們帶來了新的事物,做不同的事情,讓我們更加快樂,他們是國王,他們是皇帝,他們是教皇。他們毫無疑問地出眾,所以其他想跟上的人們,你們得使用別的車輛啦,不過,自行車是民主和現代的產物 – 不然只得走路。因為咱們的國王、皇帝和教皇是不要抄襲的

 - Percy von Halling-Koch 哥本哈根Halling-Koch設計中心擁有者

截至截稿前,Vernon Panton並未針對此報導做出任何回應。